關於部落格
ursmart
  • 13672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巴菲特對於金錢留給後代的想法


沃倫-巴菲特(WarrenBuffett)是迄今最成功的資本投資人,從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他運用自己逐漸完善的投資哲學利用錢賺錢,從購買股票到收購金融保險公司。根據《福布斯》雜志統計,他的個人財富目前在500億美元左右,穩居全球富豪榜前3位。相比其他資產超百億美元的富豪,他的賺錢方式不是專注于創新性的技術開發或者投資實業產生利潤,而是利用資本增值,因此作為“全球最偉大投資人”他當之無愧。


巴菲特1930年8月30日出生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的奧馬哈市,如今他的眾多外號中的一個就是“奧馬哈的奇跡”。他從小就極具投資意識,1941年,11歲的他購買了平生第一只股票,1947年進入賓夕法尼亞大學攻讀財務和商業管理,兩年後考入哥倫比亞大學金融係,拜師于著名投資理論學家本傑明?格雷厄姆。1956年,巴菲特回到家鄉創辦“巴菲特有限公司”,8年後他的個人財富達到400萬美元,親手掌管的投資資金已高達2200萬美元。這點錢如今對于投資公司而言可能算不上什麼,如今華爾街的投資人動輒操控幾億美元的資金,但是在40年前,這已經是很大金額。1965年,35歲的巴菲特收購了一家名為伯克希爾?哈撒韋(BerkshireHathaway)、瀕臨破產的紡織企業,1994年底該公司已發展成擁有230億美元的投資王國,由一家紡紗廠變成巴菲特龐大的金融集團,時至今日繼續成長為資產達1350億美元的“巨無霸”───旗下擁有各類企業約50家,最主要的產業係是以財產保險為主的保險業,此外還生產從油漆、毛毯到雪糕等一係列產品,該公司同時持有如沃爾瑪、可口可樂和寶潔等許多大型企業的股票。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股票市值在30年間上漲了2000倍,而標準普爾500家指數內的股票在這30年間平均僅上漲了近50倍。

如今的巴菲特已經77歲了,時間和傳奇般的投資生涯將他塑造成一個偶像級人物,幾十年間在飄忽不定的股票市場中能保持常勝不能說沒有秘訣,他從不對這秘訣保密,相反樂于和所有追隨他的人分享投資哲學。他的慷慨還表現在捐款和對慈善事業的熱情投入。到目前為止,他是全球慈善捐款最多的人。2006年,他許諾會將個人總資產的85%重新投入到社會,隨即他以股票形式向“比爾與梅林達?蓋茨基金會”捐款300億美元,這是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1000萬股B股普通股股票,計劃分期交付,每年支付5%.巴菲特承諾即使他過世仍將繼續履行這筆捐款。得到這300億美元的捐款後,“比爾與梅林達?蓋茨基金會”成為全球最富有的慈善基金會。

巴菲特的個人生活非常簡單,他住的房子是老家幾十年前蓋的老房子,就連汽車也是普通的美國車,用了10年之後才交給秘書繼續使用。他也經常吃快餐店漢堡包,喝可樂,幾乎沒有任何奢侈消費。很多人不理解富可敵國的人為什麼不過其他富豪、明星過的奢侈日子,好像俄羅斯的年輕富豪一下子能買幾艘遊艇,那些中巨額彩票的人同樣款式不同顏色的豪華跑車也能買上好幾輛。為什麼“股神”看上去僅有賺錢的樂趣卻沒有隨之而來消費的激情呢?他的投資理念對很多人來說是《聖經》,而花錢哲學就是《天書》。和巴菲特對話後你或許能理解點滴他的個人境界,那是已經遠遠超越了一般人的境界。

記者:去年你作出了重大宣布:在有生之年將所有資產的85%捐獻,請問你對這個決定是否後悔過,是否在夜裏曾醒過來問自己:“我到底做了什麼?”

巴菲特:沒有,我睡得像嬰兒一樣甜。這個決定對我而言非常坦然,在財富如何分配問題上這正是我想要做的,因此我不會改變這個決定。

記者:你主要捐款給5個基金會,其中金額最大的給了“比爾與梅林達?蓋茨基金會”,你是否設想過計劃B,因為你曾經開玩笑說有足夠的錢雇1萬個藝術家在有生之年天天給你畫像,當然你肯定不會這麼做,但是在你的腦海裏是否曾有其他計劃呢?

巴菲特:最初我考慮我太太一定比我活得長,一方面她更年輕,另一方面女性比男性長壽,因此當時我設想遺產多半由我太太支配,很有可能成立一個名叫“沃倫?巴菲特基金”的慈善基金。對此我非常放心,因為我太太樂于助人,她喜歡將財富捐獻給那些真正需要的人,在這方面她做得非常好,我完全沒有顧慮。可是現在這個基金會的名字是“蘇珊?巴菲特基金”,我自己必須來完成這項任務了,因為從未想過太太會比我早亡,因此也就根本沒有計劃B.

記者:你已經決定不會將全部財富留給子女。

巴菲特:是的,我會留給他們足夠的錢使他們還能做其他事情,但不是太多的錢讓他們不會做任何事。

記者: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決定呢?是不是因為看到了其他富人的孩子的境況?

巴菲特:我認為這(將巨額財富全部留給子女)對社會不好,對孩子們也不好,不過這並不是最重要的。我的意思是我是個格外幸運的人,在合適的時代出生在合適的地方,要是我早出生幾千年,我一定會成為某種動物的午餐,因為我既不比別人跑得快也不比別人跳得高;如果我出生在孟加拉國或者是其他地方,也不會成為現在的我。我能得到現在所擁有的,很大程度上說是這個社會的結果,因為我出生在一個巨大的資本主義社會,而且時機正確。和我的付出相比,我得到的物質財富多到不成比例。但是有很多人和我一樣是良民,他們或者前往伊拉克戰場服役,或者在自己的社區中辛勤服務,但是都不像我一樣被“瘋狂”回報,我已經擁有了生命中想要的一切。一想到巨額的回報不是回到社會而是僅給予少數幾個人,原因是這幾個人正是從我太太的子宮裏鑽出來,這個念頭會讓我發瘋,我絕不相信某一個人的子宮具備這樣的“神聖性”。

記者:你是否也認為把巨額財產留給孩子會造成“毀滅性”結果?

巴菲特:的確,有些時候會造成這樣的後果,這並不是沒有先例。我將給孩子們留一定的錢,其實已經給了他們一些錢,但是相比我擁有的,這些錢算不了什麼。他們有的優勢是能接受最好的教育,平均而言在基因上也有一定的優勢,最重要的是和我一樣,他們在正確的時機出生在正確的地方,這樣他們就有了一切優勢。如果讓他們在錢堆裏生活,認為自己能無限支配社會資源,這對社會無益。在選擇奧林匹克運動員時不會因為某人的家庭出生,同樣在享受對社會資源和人力資源的支配權時也不應當根據某人的姓氏而獲得特權。美國要在這個世界上競爭就必須相信機會平等的道理,如果有人因為自己的姓氏就能輕易得到幾百億美元,何來機會平等可言?

記者:你讚成遺產稅嗎?

巴菲特:絕對讚成,否則會形成很多個財富王朝,我們視根據血統而形成的王朝為“愚蠢”,那麼根據姓氏而形成的財富王朝更加愚蠢。

記者:賺錢和花錢之間,哪個更有樂趣?

巴菲特:賺錢非常有趣,就好像參與一個擅長的遊戲,這樣能保證腿腳靈活,耳聰目明。盡管這個遊戲對我來說並不需要手眼的精密配合,像很多其他的工作那樣,但是我想像不出更有趣的遊戲了。當然,知道這些錢能幫助那些需要的人也是很不錯的感覺,我經常收到人們的來信,不僅是感謝我的捐款,他們還在信裏詳細告訴我因為這些捐款,他們的生活如何被徹底改變。當想到可能有數百萬人因為捐款而免于患上瘧疾,或者站在小一點的角度,某個人的私人問題因為我的捐款而解決了,這都是非常美妙的感覺。

記者:從捐款角度說,你是世界上最慷慨的人;同時也是最貪婪的人,那是從賺錢角度說,如何看待這個矛盾?

巴菲特:我只是非常幸運而已,獲得了瘋狂的回報,但即便沒有這麼多回報,我還是會做我做過的一切,因為我喜歡投資。我不是那些賺到100萬美元就高興收手的投資人,賺得越多我越開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