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ursmart
  • 13775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轉載]Randy Pausch(蘭迪.鮑許)教授:人生的最後一堂課

 

Randy Pausch教授:人生的最後一堂課

 

 

Pausch190.jpg Randy Pausch 一家人

老原按:我知道字太小。請大家拷貝到自己電腦看。老原就這樣的。

這是我在網路上找到的 Randy Pausch 演講內容。朱學恆翻譯。
Randy Pausch 這段演講非常風趣,並且充滿朝氣,有生命力。除非是看完整場,長達100分鐘的演講,無法理解 Randy Pausch 做到了什麼。

他使得預知死亡這件事成為恩賜而不是詛咒。
預知死期將至,其實等於給予我們一個唯一的,最終的機會改變自己。
是給我們一個機會,更為誠實的來面對自己。或許只面對一個月,一個星期,一天,但是有那樣誠心誠意的一刻,便不負我們生為人身。
我相信這就是佛家裡所說的臨終一念。

幾乎全部內容都來自這個網頁:
http://www.self-learning-college.org/forum/viewtopic.php?p=1003 

另外,
演講影片完整版:

http://fs.myoops.org/independent/20071108-01/Randypausch.wmv  
朱學恆的中文字幕:
http://www.myoops.org/twocw/independent/20071108-01/Randypausch.srt 

推薦大家用MPC(Media Player Classic)觀看。別的軟體好像沒法讓字幕出來。

Randy Pausch教授:人生的最後一堂課

很高興能來到這裡!Indira沒告訴你們的是:這個系列演講原先叫做「人生的最後一堂課」。如果你死前還可以再教「最後一堂課」,你會想要說什麼?我想:可惡,好不容易我終於符合資格,結果他們卻把名字給改了! 

如果有人剛走進來,不知道為啥要辦這場演講,我老爹經常說,如果房內有什麼很明顯,別忘記先介紹它。如果你們看看我的CAT掃瞄結果,會看到我的肝臟內大概有十個腫瘤。我的醫生告訴我大概還有三到六個月可活,那大概是一個月之前,諸位可以自己算算看。我的醫生可算得上是世界最好的。 

麥克風聲音不清楚?搞不好我只能大聲點說話,這樣可以嗎?世事就是如此,我們不能改變,我們只能決定要如何回應。我們不能決定人生拿到什麼牌,但我們能決定如何打好手上的牌。如果我看起來沒像你們想像的憂鬱和軟弱,真抱歉讓大家失望了。我保證我不是在自欺欺人,我並非渾然不知現在的狀況。我家人、妻子和孩子剛在維吉尼亞Norfork落戶,買了棟漂亮屋子。我們這樣做是因為一家人住在那比較好。事實上我真的相當精力充沛!我保證這是各位看過最驚人的認知失調!我現在身體狀況好得不得了!事實上,我體力比在座的大部分人都要好!任何想要哭泣或是可憐我的人先下來作幾個伏地挺身再說吧! 

好的,我們今天不談什麼呢?我們不談癌症;因為我已經花了很多時間在上面,懶得多談了。如果你有任何草藥或是偏方,請不要靠近我。們也不討論比達成兒時夢想更重要的事,我們不談我妻子,也不談我的孩子們。我雖然很堅強,但卻不可能笑著談這兩件事。我們先把這兩件更重要的事情拿開不談。我們也不談靈性和宗教,但我會告訴你我所經歷的死前皈依。我剛買了台麥金塔電腦(果然眾多喜愛高科技的阿宅歡聲雷動)。我本來想只有9%的觀眾會鼓掌... 

那我們今天要談的是什麼呢?我的兒時夢想,以及如何達成它們,我在這方面很幸運,以及如何啟發他人的夢想以及人生所學到的課題。畢竟我是個教授,應該會學到一些以及如何利用你今天聽到的來達成你的夢想,或是啟發他人的夢想。隨著你年歲漸長,你將會發現「啟發他人的夢想」更有成就感。 

我的兒時夢想是什麼呢?我當小孩時過的相當愉快,我可不是在開玩笑。我回去找家族相本,發現自己每張照片都在笑,而那真的讓我很感謝父母,那是我們家的狗,喔,謝謝你...你看,我甚至有一張作白日夢的照片,我還經常這樣做呢!經常有人得叫我醒過來。 

我生在1960年,那是個很適合作夢的年代。你九歲時透過電視看到人類登陸月球,一切都變得有可能了。還有我們絕不該忘記...容許夢想和它所帶來的啟發力量極為巨大。那麼我的兒時夢想是什麼呢?你或許不同意這清單,但這可是我的夢:體驗無重力、參與美國美式足球聯盟、在世界百科全書裡面撰文(看來書呆子從小就有跡象)、變成柯克艦長。在座的各位有任何人跟我一樣嗎?看來本校這種人不多。我想要成為在主題樂園裡贏得超大動物玩偶的人,我想要擔任迪士尼的想像力工程師。這並沒什麼特別順序,但我想確實越來越困難,或許只有第一個例外。 

體驗無重力生活。能夠擁有清楚夢想很重要。我當初並沒有夢想成為太空人,因為小時候我戴眼鏡,他們說戴眼鏡不能當太空人。我並不想當太空人,我只是想要體驗漂浮的感覺

這孩子就是我...漂浮型態0.0版,不過效果似乎不太好。後來我發現美國太空總署有個訓練太空人的「嘔吐慧星」計畫這個系統會用拋物線弧度飛行,在拋物線的頂點,你會獲得約莫25秒...25秒的無重力狀態。而他們有個讓大學生投稿的計畫,若他們贏了比賽,就可以參與飛行。我想這很酷,找了一群學生贏了比賽,獲得飛行的機會。我超興奮的,因為我想跟他們一起去,然後我遇到了第一個阻礙,因為他們很清楚的規定:無論如何,教師都不准一起參與飛行。我知道的時候心都碎了:天哪,我那麼努力...所以,我很仔細的閱讀所有的規範,因為太空總署把這當作公關和推廣活動。所以,這些學生被允許帶一名當地的記者來參加。Randy Pausch,網路記者駕到!要弄到份記者證真的很容易!於是我打給太空總署,問他們要傳真資料到哪裡?他們說你要傳真什麼資料?我不再擔任教師顧問的說明和媒體訪問的申請書。他說:你不會覺得這有點太明顯了嗎?是呀,但我們的計畫是虛擬實境,我們將會把資料記錄在VR頭盔中,所有團隊的所有學生都可以體驗,甚至真正的記者都可以拍攝下來。(Jim Foley果然在點頭說:你這傢伙!)那人說:請傳真到這裡來。最後我們也遵守了承諾。這也是等下我們會提到的,你必須替整個環境增加價值,這樣人們才會更歡迎你。如果你對於無重力的狀況感到好奇,(看看聲音是否正常... )你看我來了!你最後還是要付出代價的。孩提夢想第一條,完成! 

來談談足球吧,我的夢想是在美國足球聯盟比賽,所以我真的曾經.. (沒啦,開玩笑的)沒有,我並沒有真的獲選入美國足球聯盟,但我沒達成這夢想可能反而獲得更多,甚至比那些完成的夢想還讓我學到更多。當我九歲參加附近的聯盟時,我是最矮的小朋友,我那時的教練...我的教練是Jim Graham六呎四吋高,在賓州大學打過校隊邊衛,他不但虎背熊腰,而且是超級老派的教練,真正的復古派教練。他連前傳都認為不是美式足球的正道。第一天練習的時候他來到現場,一個彪形大漢出現在面前,大家都嚇死了,而且他根本沒帶任何足球過來。沒有足球我們要怎麼練習? 

有個孩子就說了:抱歉,教練,可是你沒帶足球來耶?Graham教練說:沒錯,球場上一次有多少人?(一隊有十一個人,兩隊有二十二個人。)Graham教練又問了:一次有多少人可以碰到那顆球?(只有一個人。)好,那我們今天練習的是其他二十一人作的事。這是個很好的故事,一切都要從基礎做起。基礎、基礎、基礎、基礎!我們必須先把基礎打好,不然進階的部分就發揮不了效用。另一個關於Jim Graham的故事則是...某場練習他盯我盯的很兇…你這裡作錯,那裡作錯,再來一次,你欠我的,練習完作伏地挺身。當這一切結束之後,助理教練走過來:Graham教練操你操的很兇。我說:沒錯。他說:這是件好事。因為當你搞砸,卻沒人願意責備你時,這代表他們放棄了。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教訓。如果發現你作錯某件事情,卻沒人願意批評,這是個非常糟糕的狀況。批評的人是在告訴你,他們還在乎你,還愛你。在Graham教練之後,Setliff教練接手,他教我很多關於對事物熱愛的重要性。他經常這麼做:每場比賽會有一次...他會刻意把選手安排到最不適合的位置去,像是所有的矮子跑去當接球員,好笑極了。但我們只會在一場球中的一次進攻這樣做。天哪,另一個球隊根本不知道如何應付!因為當你只在這一次進攻中站到不同的位置時,正因別無選擇,所以反而獲得更大的自由。這樣的感覺足以在那次進攻中擊垮對手,這樣的熱情真是太棒了。直到今天,我在足球場上還是最自在的。 

如果我試圖解決某個困難的問題,其他人會看見我拿著足球在走廊漫步。當你在極年輕時受訓作某件事情,它就會成為你人生的一部份。我很高興美式足球成為我人生的一部份。即使我無法如願投身美國足球聯盟,那也無妨,因為我獲得了更珍貴的東西。因為看看現在的美國足球聯盟,我不禁有點懷疑他們表現是否真的夠好。 

我在美商藝電學到一件事情,我最愛的一句話:「經驗是在你無法獲得想要之物時才會學到」。我很愛這句話。另外關於我們送孩子去學足球、學游泳等等...我習慣稱這個為隱藏的真相,或是間接學習。事實上我們並不是真的想要孩子去學足球,我是說:雖然學會衝刺姿勢、截球很不錯,但我們其實是希望孩子去學更重要的事情:團隊合作、運動家精神、不屈不撓等等。這些隱藏著的真相所學到的東西極為重要。你最好注意這一切,因為它隱藏在各個角落。 

那麼有關在世界百科全書裡面寫作呢?我們書架上有世界百科全書。喔,我要提醒一下新生,這是紙作的;我們以前有種紙作的東西叫作書。在我成為虛擬實境的權威之後,但不是那種真正重要的權威,所以世界百科全書可以找我寫文章。他們打電話問我是否可以寫文章。這位是Caitlin Kelleher,如果你現在去有收藏世界百科全書的圖書館,找V字下的虛擬實境。我只能說...能被選中撰寫百科全書...我現在相信維基百科可被當作可信的資料來源,因為我知道真正百科全書編輯的品管如何,因為他們竟然讓我加入。 

下一個:變成科克艦長→(改成)見到科克艦長。在人生中的某些時刻,你會發現有些事情作不到,只要見到就很棒了。天哪,這對年輕人來說真是個好模範,這根本就是男人的終極夢想。我後來從中學到了領導力的關鍵是:他並不是星艦企業號上。最聰明的人,史巴克就比他聰明;麥考伊是醫生、史考特負責輪機;他到底擁有什麼能力才能掌管整艘船?顯然這種能力就是領導力。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個影集,毫無疑問的,看此人演戲可以學到很多領導概念。而且你看他有多少超酷的玩具,天哪!我小時候一直覺得他有這個很好玩,然後他還可以用來跟星艦聯絡,我真是覺得那太棒了!現在我有了一個功能接近的行動電話,只是體積更小了,這樣真的很酷,我終於達成這個夢想。 

James T Kirk和扮演他的演員William Shatner寫了一本書,是和Pittsburgh的作者Chip Walter 合寫的相當酷的書,他們合寫一本「Star Trek之科學」,描述影片中哪些想像成真了。他們訪問全國各頂尖單位,因此來到我們這裡研究虛擬實境的技術,所以我們替他建造了一個虛擬實境。看起來像是這樣,我們還偷偷打開紅色警戒。這很好玩,因為他應該根本沒料到這件事!能遇到你孩提時的偶像真棒,但如果他是來看你在實驗室作的東西有多酷時,那感覺更是棒極了。那真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刻。 

贏得填充動物玩偶,這對你來說也許很普通。但你還是小孩的時候,總是會看到那些壯漢抱一堆玩偶在樂園裡走來走去。這是我美麗的妻子。我有一大堆和贏來的填充娃娃合照的照片:那是我爹搶著和我贏來的玩偶合照。我真的贏過很多這種玩偶,不過這次這隻是他贏來的。這是我和我家人生命中很重要的部分。但你知道,我可以聽見那些批評者說啦:在這個數位合成的時代中,也許那些布偶熊是合成的,或者我付錢給別人在熊旁邊拍照。在這個憤世嫉俗的年代中,我要如何說服人們?我想到了,我可以把這些熊帶給你們看!把它們靠牆放好! 

(Randy之妻Jai) 
親愛的,聽不太清楚你講的話,多謝你啦,親愛的。這裡有些填充布偶,我們去契沙皮克灣時搬家卡車不太夠大。任何在演講結束後想要分享我人生的人,上來拿吧,不要客氣,先搶先贏唷! 

下一個:擔任想像力工程師。(朱註:此字乃由Imagine想像力和Engineer工程師結合,是迪士尼樂園體系專屬的研究單位。)這是困難的一個夢想。相信我,體驗無重力要比擔任想像力工程師簡單。當我八歲時,我家人帶我們橫越美國去看迪士尼樂園。如果你看過National Lampoon's Vacation這部電影,我們的度假就像那樣一樣,那可真是場冒險。這可是年份久遠的照片:我在那邊,站在城堡前,對那些知道後來發展的人,這很有趣,這是愛麗斯漫遊的旅程(朱註:後來Randy開發的軟體。)我想這是我去過最酷的地方了,我不只想要體驗這一切,我想要作出這樣的東西,所以我耐心的等待,終於從卡內基美隆畢業,我想這裡的博士學位應該沒什麼作不到的吧?(譯註:該校資科系可說是全美第一)。於是我就把我的求職函寄給迪士尼,他們卻回了一封我看過措辭最禮貌的「滾吧」回函。我是說,這實在是太... 「我們仔細閱讀過你的申請信,目前我們沒有任何特別需要你專長的職位。」想想看,這是以卡通人物掃地知名的公司,那可是個不小的打擊。但請記住,阻擋你的障礙必有其原因!這道牆並不是為了阻止我們,這道牆讓我們有機會展現自己有多想達到這目標,這道牆是為了阻止那些不夠渴望的人,它們是為了阻擋那些不夠熱愛的人而存在的。 

快轉到1991年。我們在維吉尼亞大學作了一個每天五元美金的虛擬實境系統,是一個棒極了的東西。在我剛進入學術界的那段日子我很害怕。Jim Foley在這裡,有個很好的故事。他認識我大學部的導師Andy Van Dam。我當時正出席我的第一次學術會議,害怕的要死。人群中走出一個使用者介面的社群名人,他緊緊的抱住我,說這是Andy交代的。那時我想,也許我可以撐過去,也許我真的屬於這裡。另一個類似的故事是:這產品真的很受歡迎,因為那時人們需要花五十萬美金才能作虛擬真實,每個人都覺得很沮喪。我們湊了五千美金的零件作出一套可以運作的虛擬系統來,人們的反應是:太棒了,就像是HP當年在車庫創辦一樣棒呆啦!我那次演講大受聽眾歡迎;在提問的階段,當時虛擬界的名人Tom Furness...他走上來接過麥克風自我介紹。我聽過他的名字,但我沒看過他的長相,然後他開始問問題;然後我問:你說你是Tom Furness嗎?他說沒錯。「我很樂意回答你的問題,但你願意明天和我共進午餐嗎?」那些片段的時光很珍貴,有很多尷尬時刻,但還包括在對方不能拒絕時提出邀請。 

幾年之後,迪士尼想像工程開始規劃一個虛擬實境計畫,這可是最高機密。即使在公關部門開始播廣告之後,他們還是否認有虛擬實境遊戲的存在,想像工程對這個計畫可說是守口如瓶,那是你可以乘坐魔毯的阿拉丁神燈旅程,玩者戴著頭戴式顯示器。所以我有了個機會,而他們正好開始播放廣告影片,而我正好被邀請簡報虛擬實境的進展給國防部長看。Fred Brooks和我被邀請去向國防部長簡報,這給了我一個藉口,所以我就打電話給迪士尼的想像工程,告訴他們我要向國防部長簡報,希望能夠從他們那世界最好的系統中收集資料。他們相當遲疑;我說:難道遊樂園裡面鼓吹的愛國主義都是騙人的嗎?他們想了想之後說:好吧,這技術新到公關部門沒有影片可以給你,所以我得讓你直接和進行這計畫的團隊聯絡。賺到啦!於是我和John Snoddy通了電話,他是我遇過最棒的人之一,他也是這團隊的負責人,毫無疑問的他作了很驚人的事情。所以他寄了些資料給我,談了幾分鐘,我說我不久之後就要到那附近開會,你願意跟我一起吃午餐嗎?翻譯之後就是:我必須騙你說我要去附近開會,避免我看起來太飢渴,但我就算到冥王星也要和你吃飯。約翰說好啊。我花了大概八十小時跟全世界的頂尖虛擬實境專家詢問:問他們如果你有機會參與這樣驚人的計畫,你會想問什麼?我把它們全都整理起來並背下來,大家都知道我記憶超差的,因為我總不能像個呆子一樣看著筆記本:嗨,讓我問第七十二個問題。於是我就去了。那是個兩小時的午餐,約翰一定以為他在跟超厲害的人吃飯,因為我只是轉述Fred Brooks、Ivan Sutherland、Andy Van Dam、Henry Fuchs等人的話而已。當你只是模仿聰明人時,看起來都蠻聰明的。在午餐結束後,我開口問了「大哉問」。我說,我剛好有個帶薪休假。他說,那是什麼?這就是學術界和商業界的文化衝擊。我提到了去那邊和他一起工作的可能,他說這很好啊,只是...你的工作是把事情說出去,而我們的工作則是保密。Jon Snoddy的專長就出現了:我們會想辦法解決的!我最愛他這一點了。另一件我從Jon Snoddy身上學到的則是...光是講我從Jon Snoddy,身上學到什麼就可以講一小時。他告訴我:只要等的夠久,每個人都可以讓你讚佩的。如果你生某人的氣,你只不過是沒給他們足夠時間而已;只要給予足夠時間,他們絕對會讓你驚訝的。我想這是我學到很重要的一件事,我認為他說的沒錯。 

長話短說,我們討論出了一個合約,據說是想像力工程第一篇,也是最後一篇的論文;條件是我去,我自籌經費,我和他們合作六個月,然後出版論文,然後我們遇到了魔王。 

我實在不擅長說好話和誇獎人,有人要倒大楣了,要倒楣的人是維吉尼亞大學的某個院長。他的名字不重要,我們就叫他蟲蟲院長好了。蟲蟲院長準備和我開會討論帶薪休假,而我竟然可以說服想像工程讓學者參與,這太瘋狂了。要不是John瘋了,這絕不可能發生,他們是極端保密的團隊。蟲蟲院長說:合約上寫了他們擁有你的智慧財產權。(我們主要是針對出版的論文,不會有其他智財權牽扯進去,我不作可以申請專利的東西。)他說:但你有可能會作。他說:不准,叫他們改了這部分再來找我。我說:你說什麼?我希望你能夠瞭解這有多重要,如果我們搞不定這件事,我就一毛錢不拿,請假去參與。我如果要去誰也擋不住我。他說:我可能也不能准你這樣做,你腦袋裡面搞不好已經有點子,他們會把它弄出來,這樣還是不行。如果兩個人開始賭氣:你最好早點發現,而且最好趕快脫身。所以我說:蟲蟲,讓我們各退一步吧!我們認為這是個好主意嗎?他說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好點子。我說,好,這點上面我們想法一樣,這真的是你的責任嗎?還是應該由研究贊助主任來判斷?是他的問題,如果他沒問題你就OKAY嗎?是,那我就沒意見了。我馬上飛奔離去,然後我就到Gene Block的辦公室來了。他是這世界上最棒的人了,所以我就跟Gene Block說了,我們先從最高層談起,免得我又要再來。我們從最上面開始講起吧,你覺得這是好主意嗎?他說:如果你問我這是不是好點子,我沒有足夠的情報來判斷,我只知道有個明星教授非常興奮的在我辦公室多告訴我一些吧。這是給所有行政職的人的教訓:他們講的話其實都一樣,但說的方法卻截然不同。我不知道!!!我沒有足夠的情報來判斷,我只知道有個明星教授非常興奮的在我辦公室,所以我想更瞭解。他們都說不知道,但說的方法好壞卻有天壤之別。 

我們解決了所有問題,我投入了想像工程,好事也有了好結局。有些阻礙是由血肉之軀所構成的,所以我就參與了阿拉丁計畫。這真是棒極了的一個計畫,棒到讓人難以相信。這是我外甥Christopher,參觀者會坐在這個像是機車的裝置上,你可以駕駛你的魔毯,你會帶上頭戴顯示器,那很有趣,分成兩個部分,是很聰明的設計。簡單的說,接觸頭部的只有帽子,其他的昂貴儀器都是安裝在帽子上的,所以你可以很簡單的複製那帽子,基本上製作成本可說是免費。我在那時真正的工作其實是擦帽子。 

我真喜歡遊樂園的想像工程,那地方真是太棒了,就像我夢想的一樣,太棒了!我喜歡模型房,人們在裡面製作等比例縮小的真實模型,光是在裡面漫步就可獲得無窮啟發。我一直記得去那邊時,人們會問:你會不會覺得自己期待太高了?我會問說,你看過電影巧克力工廠嗎?Gene Wilder對那即將獲得巧克力工廠的查理說:查理啊,有人告訴過你那個突然實現一切夢想小孩的故事嗎?查理眼睛睜得跟盤子一樣大,他說:沒聽過,後來怎麼樣了?Gene Wilder說:他從此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參與阿拉丁計畫是五輩子才有一次的機會,我至今還是這麼認為永遠改變了我,不單純是因為可以參與這麼好的工作,但它讓我真的和群眾貼近,實際參與人機互動的應用。大多數的人機互動研究者都住在白領階級的象牙塔裡,身邊都是碩士、博士,在你被冰淇淋弄得滿身都是之前,你不算真的親自體驗實務。我更從John Snoddy身上學到最重要的事,如何讓藝術家和工程師一起合作,那才是我獲得的傳承。我們出版了一份論文,還發生了很有趣的文化衝擊事件。當我們寫論文的時候,想像工程的人說要弄一張漂亮的大圖,就像是雜誌一樣。接受這篇論文的SIGGRAPH委員會難以置信:他們真的能夠放圖嗎?實際上也沒規定不行啊!所以我們就出版了那篇論文。從那之後,SIGGRAPH的傳統就變成在第一頁放上彩色圖片。我在這個小地方改變了世界。在六個月工作期限最後他們來找我。你想要真的進入想像工程團隊嗎?你可以留下來。我拒絕了!這是我這輩子唯一一次讓我老爸吃驚。他說:你怎麼會這樣做?他說:你這個那個的時候,後來立下這個那個志願,結果你怎麼會這個那個...

我的抽屜裡隨時有一罐胃藥。要小心夢想成真的時候!那裡的壓力很大的,想像工程團隊本身並非壓力沈重,但我待的那個研究室有John啊!很像當年的蘇聯把大家都操的很凶,但最後還是沒問題的。如果他們說:留下來,不然就再也不准踏入此地一步,我會留下來的。我會放棄終身聘就這麼做,但他們沒有逼我作決定,他們說你可以魚與熊掌兼得。所以此後十年,我就成為想像工程一週一日的顧問。所以你們才應該都成為教授,因為這樣你就可以魚與熊掌兼得。 

我顧問的迪士尼工作有叢林冒險,我認為最棒的互動體驗。是Jesse Schell負責的這個加勒比海海盜,棒極了的迪士尼歷險。這些是我孩提時代的夢想,很棒,我感覺很好,所以問題變成:我要如何啟發其他人的兒時夢想;再強調一次,我超高興可以成為教授的還有什麼別的地方比這裡更適合啟發孩提夢想?也許在美商藝電工作算第二名吧。我在某個契機後才發現自己可以做到這件事,因為當我還在維吉尼亞大學時,有個叫做Tommy Burnett的年輕人來找我,說他有興趣加入我的研究團隊。我們深談了一陣子,他說:我有個孩提時的夢想!當他們告訴你時就很容易發現了對吧。我問啦,Tommy,你的孩提夢想是什麼?我想要參與下一部星際大戰電影的製作,你必須記得這是一段時間以前。Tommy在哪?今天在嗎?你大二的時候是哪一年?大概是1993年左右,年輕人,你有沒有又弄壞什麼東西?1993年。我說:Tommy,星際大戰很可能不會拍續集。他說,不,一定會的。(露出被原力附身樣)Tommy大學時和我合作了很多年,後來變成我們的工作伙伴。當我轉到卡內基美隆大學時,團隊內的每個人都跟著一起過來了,只有Tommy例外,因為他找到更好的工作,而他真的如願參與星戰前傳三部曲的工作(朱註:幹的好,這才是男子漢!)我說這樣確實很好,但一次一個實在太沒效率了。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效率狂,所以我就想,我有可能大量複製這作法嗎?我能夠讓人們做好,實現孩提夢想的準備嗎?我到卡內基美隆大學 
開了一門課叫做「建造虛擬世界」。這是個很簡單的課程。 

有多少人參與過展示秀?你們之中有些人知道狀況。對那些不清楚的人:這門課很簡單,有五十個學生從校內各個科系過來,四個人隨機組成一隊,每個專題都必須換一次組合,一個專題只有兩週的時間。所以在你完成、展示之後,我們又會重新洗牌,你又有三個新隊友,然後一切又重新開始,每兩週一次,整學期有五個專題。我們第一年教這門課的時候,很難從部分看到全面性的成果。我第一次教這門課時只是希望看看能否做到。我們才剛學會如何在立體模型上貼材質,我們剛可以作出勉強像樣的東西來。以現今的標準來看,我們用的電腦運算速度很慢,但我願意冒次險。剛到本校我想嘗試看看,打幾通電話,我想要讓大家可以跨系選修。一天之內,五個系就把這個課列了上去。我真愛這所學校,這真是讓人驚豔的地方。學生們問說:我們要作什麼?我其實也不知道:你們想作什麼都可以!只有兩個規定:不能有暴力和色情,並不是因為我特別反對這些,因為這些早就在虛擬實境裡做過了。當這兩項可能被拿走之後,你會意外發現有多少十九歲少男徬徨無助。總之我教了這堂課。第一次作業他們準時在兩週內交齊,成果真讓我驚訝!那些作品真的超乎我的想像!因為我從想像工程的虛擬研究室模仿這流程,但我不知道這些大學生能做到多少,而且他們的工具弱多了。他們交回來的第一次作業棒到..即使當了十年教授後,我都不知該怎麼辦。於是我打電話給我的導師,我打給Andy Van Dam:Andy我剛給了一個兩週的作業,他們交回來的東西好到...如果他們是用一學期作的,我也會給他們A。老師,我該怎麼辦? 

Andy考慮了片刻,他說:你明天回到課堂上,看著他們的雙眼說:各位,這相當不錯,但我知道你們可以作的更好。這忠告真是對極了!因為他的意思其實是:你顯然不知道標準應該在哪裡,你定下任何的標準都是幫他們倒忙,這忠告真的太好了,因為他們真的就這麼不斷進步。在那學期,這變成某種地下流行。我走進五十人的班級,卻發現擠了九十五人,因為那是我們成果展示的日子,他們的室友、朋友和雙親都來了!我以前從來不會有父母來上我課的!讓我有點驕傲,卻又有點害怕,這就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讓我們想要分享。我自小就被教導要分享,我們學期末展示的時候一定得大搞一場!我們預定了這講廳,我對這裡有很好的回憶,我們預定的原因不是以為可以擠滿它,而是因為它是唯一多媒體設備可以運作的教室,因為這裡以前很亂,各種各樣的電腦等等。沒想到我們竟然大爆滿,有人站在走道。我永遠不會忘記當時院長Jim Morris就坐在舞台上的這個角落,我們還得把他趕開那位置。講廳內充滿了我從未體驗過的活力。Jerry Cohen校長也在,他也感受到了同樣的氣氛。他稍後描述這就像是Ohio州的足球遊行一樣,只是參加的都是學者而已。他來這邊直接就問了關鍵問題:在你開始之前,我一定得知道,這些人是哪裡來的?我們問觀眾是從哪來的?我們投票舉手發現他們來自於各科系。我認為這太好了。因為我才剛到學校,他也是。我老闆用他的角度來看這事,這是個讓大家可以團結在一起的大學,這讓我覺得棒極了。於是我們作了全校性發表會,學生在這邊表演,穿著道具服,我們把內容投影在這裡。你們可以看到他們在頭盔內看到的景象:有很多各種各樣的道具,這傢伙在激流泛舟,這是Ben和「外星人」片段。我的確警告他們,如果不做騎車飛過月亮的畫面就會被當,我是認真的。我展示給各位看的是... (我展示這個給各位,可能的話把燈調暗。這表示不可以,那我們就盡力吧,你好呀 
我好寂寞,造個世界給我吧,造些樹給我吧(朱註:哇!真是超棒的!)仔細注意,他們準備用影帶切換。這個世界不想讓下一個表演上台,她已經準備好交棒了,但它卻沒有,你在幹嘛呀?我在這個世界裡,但還有很多其他的世界要展示啊,但我們的世界最棒了。(等等,啊啊...我們得把你關掉了控制中心,刪除檔案。不要控制,不要刪除!啊啊啊,我被剝皮了...我們愛你... )這是個很不尋常的課程,有許多來自各系所,最聰明有創造力的學生參與能參與真是讓人很高興,而且他們把這舞台上的表演看得太認真了些。這變成每年學校的重頭戲,人們願意大排長龍等待,讓我們覺得受寵若驚。讓孩子們有機會能體驗為那些期待的人表演的興奮與刺激,這是你能給他們的最好禮物,讓他們知道給別人帶來快樂與期待的感覺。這是個很大的禮物。我們總是希望能讓觀眾參與,拿著螢光棒亂耍、丟海灘球或者是開車。這真的很酷,這技術甚至在蜘蛛人三洛杉磯首映中派上用場,讓觀眾可以控制畫面上的東西。我沒有每一年的全班合照,這些是我手上有的照片。我只能說,教這門課十年真是莫大的榮幸。 

萬事萬物終有尾聲,一年之前我不再教那門課。人們總是會問我有沒有最喜歡的時刻,我不知道人生是否真有這種時刻,但天哪,我有個永難忘懷的經驗。這應該是個溜冰忍者,有個規則是我們現場執行這些程式,必須要成功才行,一旦它失效時,就會切換到你的備用影帶,這會讓你覺得很尷尬。舞台上有這些忍者在溜冰,突然之間就當機了,轟的一聲!我記得應該是Steve Audia,對吧?他在哪?啊,就是你,Steve Audia。說到手腳靈活,我說Steve真抱歉,你的世界當機了,我們得要播放影帶了。他拔出忍者刀,大喊說:我蒙羞了,嚇啊!就這麼倒在地上。所以,在十年的尖端高科技課程中,我最喜歡的時刻竟然是個搞笑場景:當影帶播放,燈光打開時,他還是躺在那邊不動,隊友得把他抬走,那真是個精彩的片刻。 

這課程其實重點是彼此之間的牽繫。人們經常會問,如何才能創造出一個好世界?我說我不能預先告訴你,但在他們簡報之前...我可以從他們的肢體語言看出這個世界夠不夠好;如果他們緊靠彼此身邊,那世界一定很好。建造虛擬世界是個先導課程,我不會拿細節來煩各位,但那並不容易。我離開娛樂科技中心時,得到這個有象徵意味的禮物。如果你想要作任何先驅的工作,你一定會被暗箭攻擊,你必須接受這一切。一切會出錯的都會出錯!但最後,你還是能讓一大堆人很高興的,當你擁有極為珍貴的東西十年之久時,將它轉交給別人是世上最困難的事情。我唯一能給你的忠告就是:找個比你更好的人傳承給他,我就這麼做了。 

很久以前有個在虛擬研究室的孩子,你不需要在Jesse Schell身邊待太久就可以知道...「此人原力甚強!」我認為我替卡內基美隆所做的最大的兩個成就分別是...是我把Jessica Hodgins和Jesse Schell介紹來本校當教師。我很高興可以把這課程傳承給Jesse。毫不意外的,他確實讓這課程更上一層樓。這課程不只是交給好人,事實上是交給更好的人,但這不過是一堂課而已,然後我們真的更上一層樓,我們創造了一個夢想實現工廠。Don Marinelli和我一起合作,加上校方的鼓勵和祝福,我們從頭創造了這計畫。這是個徹底瘋狂的計畫,根本不該被執行,所有理智的學校都不會考慮這種計畫,因為他們創造出之前從未考慮過的空間。 

娛樂科技中心就是藝術家和工程師以小組的方式合作製作事物。這是個兩年的專業碩士課程。Don和我是兩個截然不同的靈魂:我們差異非常大,任何認識我們兩人的人都知道我們相差甚多。我們喜歡用新的方式作事情,說實話,我們對學術界都有點不太適應。我以前經常說我不適應學術界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家族沒有人過這種不事生產的生活。(我感應到這些笑聲有點尷尬!)我必須強調,本校是全世界唯一能包容娛樂科技中心建立之處,這是唯一的地方! 

好啦,這是Don的點子!我們說這張照片叫做Don玩吉他,Randy Pausch玩鍵盤;但我們確實扮演左右腦的角色,結果一切順利。Don是個非常專注的人,Don和我共用一間辦公室,一開始是個很小的辦公室,我們共用一間辦公室六年之久。認識Don的人知道他極度專注和努力。由於我目前的狀況,有人問我啦... 
這是個很爛的笑話,但我還是要說?因為我知道Don會原諒我的…在你目前的狀況下,你想過會去天堂還是地獄嗎?我說:我不知道;但如果我去地獄,我應該要扣掉六年的時間。開玩笑的啦。 

和Don共用一個辦公室就像是和龍捲風同居一樣,他精力永遠旺盛,你永遠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幹啥,但你知道馬上就會發生驚喜的事情!他的精力充沛的不得了,我相信應該要給予他名實相符的誇讚。用我擅長的影像呈現方式,如果Don和我要分攤教育科技中心成功的功勞,他一定是付出最多的,因為他付出確實最多,他提出了最多的點子。這也是個很好的團隊合作,就像是陰陽互補一樣;但他的陰比較多,我的陽比較少。他真的居功厥偉,我會這樣稱讚他是因為娛樂科技中心是個很棒的地方,他現在沒有直接負責,而是讓它走向國際,我們稍後就會提到。 

描述娛樂科技中心很困難,我終於找到了一個比喻:要描述娛樂科技中心,就像是對從未看過太陽馬戲團的人描述它一樣,遲早你都會搞錯,說這就像是個馬戲團一樣,然後你就會被問道:有多少隻老虎,有多少隻獅子?有多少空中特技?這就錯過了真正的重點了。當我們提到碩士學位時,我們其實和其他所有的碩士學位都不相同。這是我們的課程內容(朱註:全都是專題做到死),最後課程變成這樣。我的概念很簡單:你先作五個虛擬世界的專題,然後你再作三個。你所有的時間都在小組內作專題,我們不來看書那套。Don和我沒耐心作看書那套。這是個碩士學程,參加者在大學已經花了四年時間看書,讀碩士時應該已經把所有書看完了。成功的關鍵是母校給了我們自主權,讓我們擁有完全的自主權:我們不需要向院長報告,我們直接向教務長報告。這棒極了,因為教務長太忙,根本不可能注意我們。我們獲得可以打破規則的免死金牌。這是有趣、工作量大、以專題為主的學習法,而且我們甚至還有實地考察,每年一月的時候我們都會帶五十個一年級新生踏出校園。我們會帶他們去Pixar、ILM等地。當然我們還有Tommy這樣的學長接待,所以要進入這些地方其實比想像中要簡單。 

我們做事的方法非常不同,我們學生所做的很多專題,都是「寓教於樂」的方向。我們和紐約消防隊合作,用網路模擬介面訓練消防員,用電玩科技來教育人們有用的技術,至少我們作的不錯。許多公司作了奇怪的事情,他們用書面文件保證雇用我們的學生,有美商藝電、ACTIVION,總共有五個嗎?我打賭Drew應該知道有五份書面文件。我不知道任何學校和任何公司有這種協議,所以這是種相當強烈的宣言,而這些都是好幾年效期的文件;也就是說他們同意雇還沒進校門的人去該公司實習,這對我們課程的品質信任可說是相當強烈的。而Don,我不禁要讚嘆這人真是太瘋狂了,他作的事情都讓我無比讚嘆。他今晚不在這裡,因為他人在新加坡,因為他將在新加坡建立娛樂科技中心校區。目前在澳洲、在韓國都有一個,這已經成為全世界的計畫了。這對其他學校也有不小的意義,的確只有卡內基美隆大學可以這樣做。所以現在我們必須去全世界執行這計畫。 

另一個娛樂科技中心成功的關鍵是教導學生... (喔,我聽到學生又發出尷尬的笑聲,我都忘記了這些圖表的延遲震撼效應了。)當你在製作虛擬世界時,我們每兩週會有一個同儕回饋表,我們會把它整理在一張大表格上。到了學期末,你每個專題都有三個伙伴,有五個專題,這十五個資料在統計上是有意義的。這個圖表會呈現出和你合作的難易度,以及和班上其他同學的比較。天哪,這樣的回饋很難忽略吧?雖然有些人還是視若無睹,但大多數時候人們看到這圖表時會感到驚訝:我要好好改進表現、下次開會時我要注意和隊友間的對話…這才是教育能給你最好的禮物,讓你能夠自我反省。 

娛樂科技中心確實很棒,但即使Don把它擴展到全球...它依舊必須耗費很多人力。這不是一次教育一個Tommy,也不是一次十個研究小組,這是四個校區,每個校區五十到一百人,但我更希望能有個無限制擴張的計畫,足以讓百萬、千萬人追求他們的夢想。這樣的目標確實讓我看來像是愛麗斯夢遊仙境裡面的瘋狂賣帽人ALICE(愛麗斯),是個我們努力了很久的計畫,是個教導程式寫作的創新方法。孩子們學習製作電影和遊戲,但「隱藏的真相」...這裡我們又提到了隱藏的真相…教導一個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以為在學另外一件事,我這輩子都在這麼做。這裡「隱藏的真相」是當他們在學程式寫作時,他們以為在作電影和遊戲,這軟體已經被下載了數百萬次,有八本教科書,十分之一的美國大學在使用它,而且這還不是最好的版本,下個版本才是真正更好的版本。我就像摩西一樣,可以看到應許之地,卻無法踏足其上。沒關係的,因為我其實可以看見那未來,那景象十分的清晰:數以百萬計的兒童得以自得其樂的學習困難的事物,這才是真正酷的未來,這就是我留給這世界的傳承。下一個版本將在2008年推出,教導Java語言。除非你希望他們知道自己在學Java語言,否則他們只會以為自己在寫電影劇本。我們的角色是來自於暢銷遊戲「模擬人生」,而這一切在研究室裡面都已經可以運作,所以並沒有任何真正的技術挑戰。 

我沒有足夠的時間感謝所有ALICE團隊的成員,但我必須要說Dennis Cosgrove是主設計師,這是他的孩子。如果諸位想知道幾個月之後應該寫信問誰ALICE的問題,Wanda Dann在哪?站起來,讓大家都看見你。大家說:嗨,Wanda! (嗨,Wanda!)把EMAIL寄給她。我也要提一下剛從這拿到博士學位的Caitlin Kelleher,她現在在華盛頓大學,準備把這計畫更上一層樓,在中學執行這個計畫。一個遠大的願景讓你可以活在某個計畫中,ALICE將會繼承我的遺志繼續活下去。 

好的,本演講第三部分:我所學到的教訓。我們已經談過我的夢想,我們也談過幫助他人實現夢想;在這中間,一定是學到某些事情才讓你達成夢想。第一個是導師、父母和學生的規範。我極為幸運,可以成為兩個棒極了的人物的子女。這是家母慶祝七十歲生日時的樣子。我在後面,剛被超越了一整圈。這是我老爹,他在八十歲生日時坐雲霄飛車,他證明自己不只勇敢,還很厲害,因為他在同一天贏得那隻熊。我老爹活力充沛,每件事對他都是個冒險。我不知道他袋子裡有什麼,但我知道那很酷。我老爹打扮成聖誕老人,但他也作了很多幫助許多人的重要工作。這是由我爸媽所募款建造一座在泰國的宿舍,每年會有三十名學生得以上學。若無此宿舍他們就沒這機會。我和我妻子也作了不少事情,這是我認為所有人都該作的事:幫助他人。但有關我老爹最棒的事情是...我老爹一年多前過世了。當我們在檢查他的遺物時,我們發現他曾在二戰時的突出部之役中作戰 
我們發現他曾獲英勇銅星勳章,但我媽卻不知道,他在五十年的婚姻中從未提及這件事。(BW註:突出部之役應為Battle of the Bulge, 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德國最後反撲的坦克大決戰) 

要談到家母了。媽媽就是當你拉她們頭髮時還會愛你的人。我有兩個很棒的老媽故事。當我在這邊攻讀博士學位時,我必須要考方法論,我可以說這是人生中僅次於化療的糟糕事。我對我老媽抱怨這考試有多麼難、有多糟糕。她只是靜靜的傾聽,然後拍拍我的肩膀:我們明白你的感受,但你爸跟你一樣大的時候,他必須冒著生命危險和德國人作戰。當我獲得博士學位之後,家母很高興的對人介紹我:他是我兒子,他有博士學位,但不是能幫助人的那種醫學學位。(朱註:Doctor同時表示醫生和博士,此處代表他老媽覺得博士又治不了病,沒啥了不起)這投影片有點暗…但當我讀高中時,我決定要繪製自己的臥室,我畫了潛水艇、電梯 
棒的是...我能說什麼呢?最棒的是他們讓我放手去作,而且不因為這樣生氣,到現在還保存著它們。如果你到我爸媽的房子去,這些塗鴉還在。如果你們已經當了爸媽,而孩子想要在臥室亂畫...就當是幫我一個忙,讓他們儘管畫,不會有問題的,別擔心賣房子的時候會折價。 

還有其他幫助我們的人、老師、導師、朋友和同僚們。天哪,關於Andy Van Dam還有什麼可說的呢?當我在Brown大學讀一年級時,他正好休長假。我一直聽說這個Andy Van Dam,他就像某個神話中的生物一樣,就像半人馬一樣,像個生氣的半人馬。每個人覺得他不在都有點哀傷,但好像都鬆了一口氣?我後來在擔任他助教時就知道為什麼了。我那時是個相當桀驁不馴的年輕人,我在他的辦公時間去找他,而且那是晚上九點,Andy還在。這是你瞭解這位教授作風的第一個線索。我衝了進去,我好像要拯救世界,大喊著很多孩子需要幫助。Andy對我就像荷蘭人一樣直言無諱,這傢伙真的是荷蘭人對吧,他對我直言無諱。他勾著我的肩膀一起散步:他說:Randy,真可惜人們認為你桀驁不馴,因為這將會限制你未來能夠成就的尺度。用這樣的方法說:「你真是個混蛋」,實在太聰明了。他沒有說你是個混蛋,他說人們這樣看待你,他說這糟糕之處是將限制你未來成就。當我跟Andy更熟之後,他的批評就更直接了。我可以說Andy的故事,說整整一個月。但我要告訴你的故事是:當我開始思考從Brown畢業之後要作什麼時,我從沒想到過要去讀研究所,我根本無法想像這狀況。我家族裡面沒人會這樣做,我們通常都會...怎麼說呢?我們通常都會去工作...Andy卻說,不,別這麼做!當教授吧!我問:為什麼?他說:因為...因為你超級擅長推銷,任何公司雇用你之後都會把你當成業務員。你為什麼不賣些值得的東西呢?像是教育!多謝你!Andy可說是我的第一任老闆,我很幸運可以有很多老闆。 

(那個紅圈圈太遠了,Al在這邊...不知道發生什麼怪事...orz..他可能在看網路轉播,而且發現我的瞄準能力...現在竟然還是瞄不準!)除了這些老闆都很棒之外,我不想多說他們有多棒。我認識很多人遇過壞老闆,我沒有這種經驗。所以我很感謝那些曾經當我上司的人,他們真是太棒了。除了老闆之外,我們也從學生身上學到很多。我想最好的「隱藏真相」,是來自於我學生Caitlin Kelleher。Caitlin Kelleher博士,是博士唷!她剛完成此地的博士學位,在華盛頓大學任教,她看著ALICE計畫,問了:「是啊,但這哪裡好玩呢?」我說:因為我是個愛指揮的男性,喜歡指揮小兵兵到處走,所以我覺得很好玩。她說:嗯嗯...是她表示,ALICE應該是種說故事的方式,她作的研究特別針對學校的女孩。如果你把這過程以說故事的方式呈現,他們很樂意學習程式的寫作。最好的「隱藏真相」要獻給Caitlin Kelleher的論文。 

Cohen校長。當我告訴他我要作這場演講時,拜託你告訴他們怎麼找樂子,因為我對你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擅長找樂子。我說:我可以作,但這就像是魚說水有多重要一樣,我不知道如何不快樂過生活。我都快死了,但我依然很快樂。剩下的人生中,每一天我都要繼續快樂過生活,因為這是我唯一知道的方法。 

下一個忠告是...你必須要決定自己要當跳跳虎,還是唉唷驢。我想我很清楚展現自己是支持哪一方的,永遠不要失去孩提的天真。它會驅策我們,因此重要性難以言喻。 

幫助他人。Denny Proffitt更清楚如何幫助別人。他忘記的比我知道的還多,他教導我如何帶領一個團隊,如何關懷別人。M.K. Haley,我有個理論:大家庭的成員多半是好人,因為他們必須學習如何和人相處。M.K. Haley來自於有二十個小孩的家庭!沒錯,真是難以置信。她也認為達成不可能的任務很有趣。當我到想像工程去的時候,她是第一個給我下馬威的人:我知道你參與了阿拉丁計畫,你可以作什麼?我說,我是個有終身聘的資科教授。她說,這位教授弟弟,這很好,但我不是問你這個,我是問你能作什麼? 

我之前提到過我的勞工階級背景,我們會把珍惜的東西都留下來。我把我高中的運動隊夾克留了這麼多年,我在研究所的時候很喜歡穿它。我朋友Jessica Hodgins會問:你為什麼老是穿著這高中的運動夾克?我看著身邊那些比我聰明,卻沒有運動細胞的人,因為我夠資格。她認為這實在太臭屁了,所以某年她作了一個破爛Randy娃娃給我,他也有一個高中運動外套,這是我最喜歡的禮物 
。這是送給你生命中自大狂的好禮物。 

我這輩子遇過非常多好人,忠誠是投桃報李的。維吉尼亞大學有個年輕人叫做Dennis Cosgrove。當他還是個年輕人的時候,這麼說吧,發生了一些事,我最後必須和某個院長談話。那個院長...不,不是之前說過的那個…那院長非常討厭Dennis,我一直搞不清楚為什麼,因為Dennis是個好人,但由於某些原因,院長極不喜歡他。最後我必須說:我為Dennis擔保。那人說,你甚至還沒拿到終身聘,而你竟然說你願意為這個大學生擔保?我說是的,我替他擔保是因為我相信他。院長說,當你的終身聘案子提出時,我會記住這件事的。我說,成交!我回去找Dennis說,我希望你可以...這樣會比較好。但忠誠是禮尚往來的。那已經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前了,但就是這個Dennis Cosgrove現在領著ALICE計畫持續向前。這麼多年以來他都和我在一起,如果我們必須派一個人去接觸外星人,我會選擇Dennis。 

任何人在卡內基美隆演講,都必須要感謝一個很特別的人就是Sharon Burks。我對她開玩笑說:如果你要退休,我也活不下去了。Sharon的好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對所有受過她幫助的人,她的好真是言語難以形容。我愛用這個照片因為Sil也在裡面。Sil也是個很棒的人,因為Sil的忠誠建言是貨真價實的至理名言,我想所有的年輕女性都應該聽清楚。Sil說,我花了很多時間後,終於明白:當男人為你著迷時,其實邏輯很簡單,忽略所有他們講的話,只需注意他們所作所為即可。就這麼簡單,就這麼容易。當我回想我單身漢的日子時早知道就好了! 

永不放棄。我其實當初並沒申請到Brown大學,我在候補名單中。我不停打電話給他們,他們最後終於決定每天接我的電話實在太煩了,所以他們就讓我入學了。我也沒申請到卡內基美隆的研究所,我的導師Andy跟我說:如你要去研究所,就去卡內基美隆,我所有的好學生都是去那邊的。你們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的。他說,沒問題,你就去卡內基美隆,但他忘記一件事情:進入頂尖研究所的難度大幅上升了,而且他也不知道我GRE考的很爛,他還是相信我,但根據我的成績來看,這實在不是明智之舉。直到今天這場演講,沒人知道我沒申請到卡內基美隆,我被本校拒絕了申請。我那時是個惹人厭的死孩子,我去Andy的辦公室,而且把拒絕信丟在他辦公桌上。我說: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你的推薦信對卡內基美隆大學的效果。那封信尚未落到桌上,他的手已經拿起電話,他說:我來處理。我說:不不不,我不想這麼做,我家裡人不是這麼教我的,也許其他的研究所會願意收留我(泣)。他說:你就該去卡內基美隆,這樣吧,我們來打個賭 
(因為我其他學校都獲選),你去其他學校看看,如果你覺得其他學校都不夠好,那時再讓我打電話給Nico好嗎?Nico是Nico Habermann(卡內基美隆的資科系主任),所以我就答應他了,我去了所有的學校,我就不提他們的名字了(咳咳,柏克萊,康乃爾),沒想到我竟然完全不適應這些學校,所以我最後竟然跑去跟Andy說:你知道嗎?我還是去找個工作好了。他說,你不會的。他拿起電話,開始用荷蘭文說話。他掛上電話:Nico說如果你是認真的,明早八點到他辦公室報到。對那些認識Nico的人來說,這可是很恐怖的事情。第二天早上八點,我就到了Nico Habermann的辦公室。他和我說話了:說老實話,我不認為他對這會面很有興趣,我認為他一點也不感興趣。他說...Randy,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因為Andy打電話給你,嘿嘿?在你評估過我後,我得了一個獎學金:海軍研究獎助學金,非常光榮的一個獎項。我獲得這個獎助學金,而當時寫申請書時沒寫進去。Nico說:獎助學金、預算,我們多的是(我是說當年啦)…他說:我們預算多的是,為什麼你會覺得獲得獎學金對我們有影響?他就這麼看著我。有些時刻是改變你人生的瞬間,十年之後,你回頭看去或許會知道就是那個瞬間你是幸運的,但要在那時就清楚這就是關鍵時刻。Nico的目光穿透你的靈魂。我說:我的意思不是錢,重要的是這是個全國只給十五人的榮譽,我認為這是值得一提的榮耀,如果我太放肆了,請您見諒。Nico露出了笑容:這是很好的一件事。 

你要如何讓人們幫助你?你不可能獨自一人完成一切,你必須要有人幫助你。 
我相信善有善報,我相信好心有好報。要讓他人幫助你:你必須說實話,要誠懇。一個好人和一個誠懇的人我寧願選擇誠懇,因為好人是短期的,誠懇是長遠的。當你搞砸的時候要道歉,把重點放在別人身上,而不是自己。我要怎麼找出一個合適的例子呢?各位,我們有把重點放在別人身上的好例子嗎?可以送上來嗎?昨天是我妻子的生日,如果有任何時刻我該獲得全部的注意力...應該會是這場「人生最後的一堂課」吧?但錯了,我對妻子沒辦法好好過生日感到很遺憾,所以我認為如果五百人可以...(生命所剩無幾,還這麼替老婆著想!這才是真正男子漢!)祝你生日快樂~~她名字叫做Jai~~祝你生日快樂~~祝Jai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要吹蠟燭啦吹完了!現在你們又多了一個理由留下來啦!還記得用來證明我們執著的障礙嗎?它們是為了區別我們和那些並不真心想完成兒時夢想的人而存在的。千萬別退縮:好酒沈甕底。 

Steve沒有告訴你的是:在我那於美商藝電的有薪休假期間,我才到那邊四十八小時,他們愛死了娛樂科技中心:我們最好,我們最棒。有人把我拉到一邊說:喔,對了...我們正要捐給南加大八百萬美金作跟你一樣的事,我們希望你可以幫忙他們。Steve這時候跑來說:他們說了什麼?喔,天哪!容我引述一個名人的話:讓我來搞定,他的確辦到了。Steve是個棒極了的伙伴,我們在私人和公務關係上都非常的好。他也確實是利用遊戲教導數百萬孩子知識的先鋒,那真是棒極了,在那時我馬上離開是很合理的,但這就不是為所應為了。當你為所應為時,好事會找上你的,設法找個回饋的循環,傾聽那結果。你的回饋循環可以是我那個書呆子樣的圖表,也可以是一個願意直言勸誡你的偉大人物。真正困難的地方是願意傾聽。任何人都可能因為護短而迷失,只有極少的人能說:天哪,你是對的!大部分的人都會說:等等,是有原因的...這些我們都聽過。當人們給你回饋時,請珍惜,並且善用,要心存感激。 

當我獲得終身聘的時候,我把研究室的所有人帶去迪士尼樂園一星期。一個維吉尼亞的教授說:你怎麼能這樣做?我說:這些人日以繼夜努力幫我獲得這世界上最棒工作的終身聘,我怎麼能不這樣做?別抱怨,更努力就是了!這是棒球選手Jackie Robinson。他的合約裡載明了不抱怨,即使球迷吐他口水也不例外。要有專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