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時光

關於部落格
ursmart
  • 13218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陣頭--- 「九天民俗技藝團」的蛻變

「九天民俗技藝團」真實的轉型奮鬥故事究竟如何?和電影的劇情,又有何異同?

轉型關鍵》
前所未聞 陣頭團體向政府登記    

帶著這些疑問來到台中市大雅區的大肚山上,在一片廣闊的紅土中,找到了「九天民俗技藝團」的「基地」――九天玄女廟。

九天玄女廟前廣場就是電影拍攝的場景之一。在此,電影《陣頭》男主角阿泰(柯有倫飾)帶領團員練習打鼓,打到手流血的畫面瞬間躍然眼前,耳邊也彷彿聽到阿泰朝他父親阿達(阿西飾)嗆聲:「打鼓!就是要一直打!」而阿達卻操著令人忍俊不禁的台灣國語回應:「阿初換勒?要不要一直初?那不就丟死!」(那吃飯呢?要不要一直吃?那不就脹死!)

電影中的阿達和武正(廖峻飾),是陣頭老師父的兩位嫡傳弟子,分家後各自以家族的方式經營陣頭事業。阿達有著瘦長的身影,但現實中的團長許振榮,是位粗獷、精壯、黝黑的漢子。

坐在客廳裡的許振榮,泡著老人茶,啜飲著茶水笑著說:「『九天民俗技藝團』我就是開山祖師,不是像電影裡講的陣頭家族。」
 

原來,許振榮從小就嚮往神靈世界而住在廟裡打雜學藝,後來自己也經營起神壇,設立九天玄女廟。由於許多中輟生、年輕人漸漸聚集在此,為了不讓這些年輕人整天無所事事,許振榮於是決定組成「九天神將團」,找了陣頭教練訓練這些年輕人,從「大鼓陣」、「神童團」跳起,一方面讓他們有活動,一方面藉此維持團體的生活開銷。

為了讓自己更具合法性,1995年許振榮將自家陣頭向政府提出登記,成為合法的社團。這是民間陣頭想都沒想過的事!

對此,許振榮說他當初的想法很單純,因為在開車出陣時,正式的團體車上可掛有政府登記的號碼,顯得「很有公信力」,可和其他陣頭做出明顯區隔。這關鍵一步,成了日後「九天民俗技藝團」成功轉型的第一步,也說明許振榮的獨到眼光。許振榮笑稱:「這是陣頭國際化的開始!」

電影中,「九天」之所以成名,是主角阿泰帶著全團環島行腳時,被電視台發現報導後而受到矚目。但現實中,許振榮可是帶著全團一步一腳印、一點一滴艱辛地打響名氣,一點都不偶然。

談起「九天民俗技藝團」從1995年正式成立,走到現在邁入第十七個年頭的歷程,許振榮粗獷的外表下藏不住內心的感性。他緩緩地介紹,十七年中「九天」經過三次大的轉變,才有今日的知名度:「許多的轉變,往往一開始都是簡單的想法,跟人家有不一樣的想法……」

里程碑之一》
參加加拿大「台灣文化節」 走上表演藝術舞台

首先,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許振榮成立「九天」以來,一直想把它推上藝術舞台。由於他收容中輟生並管教有方,吸引民視前來採訪報導。此報導後來被加拿大的華僑看到,於是2002年的「台加文化協會」便邀請「九天」到加拿大參加「台灣文化節」的演出。

出國表演!這對一個陣頭隊伍來說是多大的榮耀!許振榮高興地一口答應。

但是問題也接踵而來。經費就是最現實的問題。全團二十來人的機票費用哪來?為了演出而添購的新設道具、設備,費用怎麼籌?

為了成行,許振榮只好借了一百多萬,這是「九天」第一次的鉅額負債。

另外,一個習慣街頭表演的民間團體,該如何在國外的盛會上演出?又該演出甚麼?加拿大沒廟宇、沒有廟會遊行,服裝、道具都得更換。沒學過舞台表演的許振榮只好土法煉鋼,自己編舞、設計表演。回想起當初的表演,許振榮笑道:「真是慘不忍睹!」

當時擔任領隊的台中教育大學台灣語文學系的副教授林茂賢回憶起一開始看到「九天」表演的感覺是:「有熱情、有活力,但藝術性太低!」

不止如此,人員也得重新訓練。陣頭的成員清一色都是來自社會最底層的中輟生,雖然許振榮調教有方,個個守規矩,但是體態、舉止比起專業者還是略遜一籌,搬不上國際檯面。
 

林茂賢笑稱,剛見到這些團員時,個個身上都是嚇人的刺青,休息時蹲在一旁像是廟口的群眾,照相時也不會擺姿勢,不免心裡感到憂慮,也給了許多儀態的建議。

但是,加拿大之旅中,團員的紀律良好,甚至會主動幫其他表演團體收拾道具,令他大開眼界。此外,雖然當時「九天」的藝術性有限,但在加拿大演出時,原汁原味呈現台灣的民俗表演,還是震撼許多觀眾!

里程碑之二》
廟會陣頭挺進室內劇場演出 打開新局

第二個重大里程碑,則是在2002年台中豐原的一場演出。相對加拿大的演出是戶外、開放場地的表演,豐原場則是「九天」第一次在室內劇場的演出,意義非凡!

《陣頭》電影的片尾中,以「九天」受台中市政府邀請在舞台上演出,讓觀眾大開眼界,從此變成知名的舞台表演團體作為圓滿的結局。

而現實中,台中豐原的台中縣文化中心演奏廳(現為台中市葫蘆墩文化中心演奏廳)的表演,就是像電影片尾的那場表演般深具意義。當時的台中縣文化中心主任陳嘉瑞,很認同許振榮的理念,於是提供演奏廳讓他們演出。陳嘉瑞笑道:「在劇場演出傳統的陣頭,這真的是第一次遇到。那種鼓在音樂廳的場地中,聽起來特別雄壯,觀眾有很大的迴響!」

加上從加拿大回國後,林茂賢與許振榮開始熟識起來,常常晚上到九天玄女廟和許振榮泡茶聊天,提出許多加強藝術性的建議,從此「九天」漸漸走上成熟的表演藝術之路。

赴加拿大表演與在豐原的室內劇場演出這兩個事件,就是「九天」從民間陣頭團體走向正式表演團體的開端。

里程碑之三》
激勵團員重返校園 拿學歷提升「九天」形象

雖然許振榮很努力提升表演的藝術水準,但是他發現一個很現實的問題:要轉變社會對陣頭的刻板印象並沒有那麼容易。一般人總是認為他們的水準太低,好幾次許振榮申請政府的補助,但在資料審查時,由於團員清一色都只有國中畢業,最高學歷的團長也只有高中畢業,導致補助案都無法通過。

許振榮一氣之下,在林茂賢的建議下,2007年決定開始整體提升團員的學歷,規定正式團員必須要有「大學文憑」。許振榮認為,只有透過教育,團員們才能真正從內心提升素質:「你不喜歡讀書你也得去學校,你坐在課堂裡,老師講久了,至少會吸收到幾句受用的。尤其念大學時,因為要交報告,會討論,同學是比較成熟的,在一起的交談都會影響團員們。」

這是一個重大、艱難的決定!因為原本團員們來參加陣頭就是「不喜歡念書」,而今,在團長的強力要求下,只得在練習技藝的同時,利用晚間上夜校,把學歷補上。

這些不愛念書的團員們,為何會心甘情願地逼迫自己拿到學歷?
 

原來許振榮以身作則,也到大學進修。幾年前已拿到企管學士學位,現在正在進修EMBA。孩子們看到連團長都這麼做了,誰還敢不念書?

不過,也有一些團員因適應不良而退出,其中甚至包括跟隨「九天」多年的老團員。許振榮雖然很痛心,但為了團隊的前途,也不得不咬牙堅持下去。

講到這些離去的團員,許振榮欲言又止,堅毅的臉龐似乎有些猶豫,隨後苦笑道:「心情很差!我在他們身上投資那麼多了!」一旁的經理李光正似乎心有戚戚焉:「他到現在心還在痛!」

未來願景》
陣頭組織專業化 開展企業化藝術經營

而許振榮以身作則念了企管系之後,恰好把學校學到的企管知識應用到「九天」的經營上。2009年時,他開始大刀闊斧地建立制度化的組織架構,在專業經營上向前走了一大步。

許振榮從藝術團的團長,儼然變成一位專業經理人!

「我們陣頭組織的專業化,當作企業、藝術經營,就會有很多做法會跟人家不一樣!」許振榮豪氣地提高聲調:「一個團隊的成功,必須要有很多專業的結合。做事得有完善的規劃,得有人員的管理、財務的管理,組織上的管理、表演上的管理,這些若沒管理,就不會有我們想要達到的效果出來。」

其實,專業化經營也是目前的需要。許振榮形容早年不懂企管知識時,是靠意志力和一股勁在支撐全團。但隨著「九天」名氣越來越大,所需接觸的社會階層也越來越高,專業經營沒跟上的話,未來就很難走了。

許振榮表示,早期還是民間陣頭團體時,所接觸的都是草根性的人,喝杯酒、泡個茶就可以接生意。朝藝術表演團體轉變後,所接觸的則是公關公司,談case還算應付得來。但到現在,合作的對象多是政府機構、企業高層,若不專業就難以談合作。

舉例來說,早年向政府機構申請企劃案,連個企劃都不會寫,當然就很難受到青睞。許振榮拍桌說道:「企劃能力是基本功,沒有這個,你表演功夫再好都沒用,你得很詳細地告訴人家你要怎麼做事情!」

許振榮早期就帶著「九天」深入校園,希望能從教育方面改變大眾對陣頭的刻板印象。如今有了專業的組織架構,校園推廣更加有力。

另外,他還把表演人員劃分成團員和學員。團員就是正式的表演團隊,必須是科班出身、有專業的表演訓練、具有大學的學歷;而學員則類似學徒,從社會各角落吸收來,在此學藝。如此一來,表演的專業更往上提升一大步。

除此之外,許振榮還大力吸收行政、財務、管理人才進入「九天」團隊,甚至還找來創意設計的團隊一起合作,發揮團隊綜效,讓「一加一等於三」!
 

難掩胸中豪情壯志的許振榮,笑稱自己是個夢想家。他夢想將來的大學課堂裡,不只有歌仔戲、布袋戲的教學,也能出現教授陣頭的課程,「革命尚未成功。」他滿腔熱血地說道:「當大學開始接受陣頭,有了專業知識的傳授,就可以培育許多相關專業的年輕人。他們畢業後會回到社會去,把整個陣頭玩得更炫!」

因此,許振榮正努力地爭取台灣官方重新定位「陣頭文化」。若政府能把陣頭定位為表演藝術層次,就會有更多人想學,陣頭這項傳統藝術也才能真正延續下去。

「九天民俗技藝團」一路走來,從無到有、從民間走向藝術、從沒制度到企業化經營,似乎可以預見,陣頭未來的美好願景正在許振榮的逐夢熱情中,逐步實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